近日,北京警方紧急处理了一起发生在北京大红门街头的群体聚集事件。这起聚集事件是由一个名为“善心汇”的涉嫌传销组织所煽动的,参与聚集的则大多是该组织的会员,还引起了境外媒体的关注。

美国的《》就用很多篇幅报道了“善心汇”的会员指控中国政府迫害他们的说辞,言语中透露着一种“幸灾乐祸”的感觉。

然而,耿直哥却通过调查发现,这个《》迫不及待想要“政治消费”的事件背后,却是一个极为魔幻和扭曲的故事…

[转载]这些掉到巨坑里的中国人,我们很难同情起来

一个山寨来的骗局,耍了全国数百万人

“善心汇”的头目叫张天明,是一个来自哈尔滨的初中肄业生,曾经在哈尔滨和深圳做过一些小生意,比如卖衣服、做电商、也搞过殡葬服务…

不过,张天明并不满足于这些小打小闹,特别是当他在2015年左右接触到了当时已经引起强烈震动的俄罗斯3M传销骗局之后。

图为张天明

彼时,这个打着“金融互助”的旗号,宣称只要投钱加入并发展下线,就可以获得多达30%月利率的俄罗斯传销骗局,已经在浮躁的中国社会忽悠了不少想“不劳而获”和“赚快钱”的人投钱加入。

而创造这个骗局的俄罗斯黑手谢尔盖·马夫罗季则直言不讳地表示,3M给出的高利率根本不是他的项目创造了什么新的盈利,他的套路就是让【后入坑】的人给【先入坑】的人接盘,即“庞氏骗局”。

比如,A先生1月投资100元入局,而B先生在2月投资130元入局,那么A先生在2月获得的130元的本息,其实就来自于B先生。

可问题是,一旦【后入坑】的人投入的钱追不上【先入坑】的人取走的本金,那么这个骗局就会彻底崩盘。

[转载]这些掉到巨坑里的中国人,我们很难同情起来

实际上,3M骗局的发明者谢尔盖·马夫罗季已经因为这样的崩盘在俄罗斯和印度先后被捕过了。

可这仍然挡不住人们纷纷往他的坑里跳,以及张天明和“善心汇”这样的模仿者…

目前已经被警方控制的张天明在接受包括耿直哥在内的一众媒体的采访时,就表示他的“善心汇”就是受到3M骗局的启发,但他自己也进行了一些改进,比如用“扶贫、善心”进行了重新包装。

于是,3M骗局中要求“入坑者”用于进行交易的“马夫罗币”,就成了“善心汇”的“善种子”;而3M骗局中的“金融互助”,则成了“善心汇”口中的“共生互助”。

[转载]这些掉到巨坑里的中国人,我们很难同情起来

“但后面的资金必须要大于前面的资金,否则就会亏损和崩盘”,张天明说,他的善心汇本质上和3M一样,都是“庞氏骗局”。

“善心汇应该取缔,善心汇已经变成恶心汇了”,张天明说。

更讽刺的是,张天明那个“善心汇”的商标,还是之前他做殡葬服务时注册的…

但正如3M骗局可以在忽悠完俄罗斯和印度后还能再忽悠大量中国人一样,“善心汇”也迅速通过最高可达50%的利率吸引了500多万人入坑,张天明和他的核心骨干也分别从这个打着“扶贫”旗号的骗局中获取了10余亿(初步核查)非法利益,整个涉案金额高达数百亿…

甚至,张天明还一度幻想着让他的“善心汇”也走向世界,像3M一样到国外去忽悠人,好给这场骗局进一步续命…

[转载]这些掉到巨坑里的中国人,我们很难同情起来

一场“底层互害”的“大逃杀赌局”

耿直哥在调查中发现,不论是俄罗斯的3M还是如今的“善心汇”,近几年这类传销式“庞氏骗局”最恶毒的一个地方是:入坑者们若想让自己继续有钱赚而不是赔本,他们就得寻找新的“入坑者”去支撑骗局的资金盘,而这些新人还得再找其他新人接盘,如此循环下去…

换言之,这就是一场挑动“底层互害”的“大逃杀”,甚至于还让每个人的亲朋之间都信任瓦解,互相坑害。

[转载]这些掉到巨坑里的中国人,我们很难同情起来

不过,在这场“大逃杀”中,耿直哥很难对这些参与者产生同情心,因为这些人大多并不是不清楚自己玩的是什么样的游戏骗局,并不是不清楚自己赚的钱从哪里来,并不是不清楚自己根本不是在做真正的慈善“布施”,却还都幻想着自己可以在骗局崩盘前赚一笔大的顺利“出仓”,用别人的血汗来满足自己的私欲。

“善心汇”的骨干刘某某就颇为典型。他在2016年加入善心汇之前就已经接触过传销行业,但因为自己是【后入坑】的,所以不仅没赚钱,还赔了钱。

可在2016年5月加入“善心汇”以来,明知这是骗局的他却因为成为了“最先入坑”的那拨人,便迅速通过这场骗局在1年里发展了30多万下线,在骗局崩盘前疯狂获取了多达1200万的非法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