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本地 > 购房 > >

目前隐居在温哥华被百亿人民币融资案搞得焦头烂额的上海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施建祥再次发声。

[我是一个图片]

他是针对12月8日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股东会董事会的一份决议,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言谈中,语气流露出极度的不满和无奈。他也对最近有关他在温哥华的结婚传闻没有加以否认,不过,他认为这是属于“负面攻击”,主要是为了挑起民怨。施强调,他在温哥华完全是合法居留。

[我是一个图片]

12月8日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股东会董事会举行三人会议,到会的有谷平、施建兴和胡培。会议作出了三点决定。

其一:不认可施对张蕾的否认,任命张为资产处理和兑付工作的总协调人。

其二:要求施建祥立即回国,无条件配合公安经侦的调查工作,并对自己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其三:董事会由胡培召集。

施建祥正是对这份“决议”发表了以下的声明。

关于针对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2016年12月8日作出”股东会董事会决议”这一突兀事件等情况的若干申明

一、本人作为该司董事局前任主席对该份”决议”的程序合法性、内容真实性提出质疑。

1、众所周知,目前快鹿集团已被中国大陆警方列为涉案的犯罪嫌疑单位,案件已进入逮捕后的刑事诉讼程序,据此,除人民法院依据生效的刑事判决外,任何单位或是个人均已无权依据《公司法》堂而皇之对该司的涉案资产擅自进行处置,不应哗众取宠、扰乱视听,由此误导投资人;同时该“决议”未列明由何人因何召集发起,是否出于他人或是一人之授意,是否是3名董事真实意思表示,期间有无迫于某种压力;

2、认定本人是快鹿集团之前乃至目前的实际控制人,将全部责任一推了之,并强加在我一人身上,但又以一纸决议的形式,继续将本人排斥在组织经营兑付处置工作的大门之外,继续对本人进行限制与封杀,非法剥夺我的知情权、参与权和管理权,以致本人失去对快鹿集团旗下其他二十余家公司的控制权;这种做法太过猖狂和霸道,底气何来,背后有无不能公开的原因;

3、目前快鹿集团的总裁,并不是本人任命的,那是由谁安排的,本人也不得而知,即便如此,只要能为投资人着想,本人也是乐见能一起最终实现对投资人完美兑付的承诺。

[我是一个图片]

二、本人目前在海外合法居留、正当生活,却被个别非要致我于死地的人士,假借20万名投资人的名义一路”追杀”

1、近日,通过微信好友圈连续发布有关本人在海外居留和结婚的图文资料,肆意对本人进行负面攻击,以此造势挑起民意、激起民怨;

2、采用苦情、悲情和煽情手段,假冒20万名投资人的名义,给加府在华机构递交控告信,以此要求剥夺我在海外的合法居留权,将我递解出境,不让我有时间和空间来兑现本人之前作出的完美兑付的承诺(在此,本人特别申明:只要是投资人身份,无论有无被办案单位要求报案与否,在本案法院判决后仍有未兑付资金缺口的,快鹿集团将继续负责予以兑付)。据悉,”快鹿专案组”至今仅接到千余名投资人的有关事情经过陈述。

三、目前未经法院审判,办案单位已认定快鹿集团系涉案嫌疑单位,并命名成立“快鹿专案组”

1、对于这种做法,已是主观归罪,戴着有色眼镜在办案,是否存在”被指行事”的问题;

2、对本人提出刑事指控,并在国内上网追逃,措施强硬,不容本人回国立足,我只是一名普通的有良心的民营企业家,非常担心人身安全不保,受人打压陷害;

3、对本人发出红色通缉,手段极致,不容本人自辩清白,这种造成既成事实的做法,让人感到气愤、悲愤,本人绝不会接受。试问,专案小组到底是只为破案立功,还是全心全意的为投资人着想,尽可能多的为他们进行兑付!

无论本人身处何方,哪怕是天涯海角,快鹿集团将最终兑现为投资人完美兑付的承诺!

施建祥

2016 年12月8日

快鹿董事会的决议以及施建祥的“声明”引起了快鹿债权人的强烈反弹。

一位投资人表示:张蕾等涉案人员手里运作的每一分钱都是债权人被骗的血汗钱!债权人才是这些资金、资产的法律上的真正主人!现在有人蓄意把这种法律关系给弄得颠倒了。施建祥涉嫌集资诈骗被立案侦查,作为施建祥种种犯罪行为的载体和渠道的快鹿企业,怎么可以人与企业分开呢?

也有的投资人指出:

依法冻结快鹿的资产没有什么不好,总比各类蟊贼偷光好一点。張蕾一伙(包括欠快鹿的债务人)的最终目的就是在不断欺骗、迷惑、不透明过程中,中饱私囊后宣布破产清祘------这就是二个沒资产的集资诈骗平台被立案侦查,而有资产的主谋者倒不被立案侦查的玄妙计谋!是行政干预司法,有法不依、执法不严的结果。

这是法制的缺位,是没有彻底果断严肃执法所造成的。

还有一种意见认为:“快鹿”与“中晋”案发后的表演手法稍有不同,但行为本质和动机目的是相同的。较有用的方法,就是令有同案犯嫌疑、利益关系人、涉案单位原髙层管理人物、股东、监事等都必须与资产利益隔绝,迴避。这是法治的理念,同时对这些人也有好处。

文章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