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真的是太让人生气了!!!最主要的是公安局不管,法院也不支持!工商银行仗着自己是国有银行就可以为所欲为,胡说八道!!!必须来新软说一下,大家一定要警惕这样的事情,真的造成了损失,是根本没有人来管你的!!!!国家的企业做错事,损失只能老百姓自己承担!!!讲这件事之前先说说我明白的一个道理:你在工行的存款,低于五万元的取款,他们自己随便做一张单子,你的钱就没有了,他们没有责任;高于五万元的取款,他们做一张你签名的单子,再把你之前办卡的身份证复印件附一张,钱就算是你取的了,他们也没有责任!大家赶紧都把工行里的存款看好吧,不行就转到其他靠谱的银行吧。2015年9月,周某向我母亲出示了一张工商银行的转账单,显示2011年6月12日向我母亲的一张工商银行卡里转账15万元。但我母亲根本就没有办过这张银行卡,而且开卡的原始单据也在周某手上,上面的签名是我母亲的名字,周某一口咬定是和我母亲一起去银行开卡的,然后他向这张卡里转账的15万元。因为原始单据都在周某手上,而且上面的签名我母亲可以看出是在模仿她的笔迹但并非她本人所签,我母亲开始以为只是一些伪造的单据,就去开卡行北京工商银行永安东里查询此卡的情况,结果银行内居然真的有这张银行卡的流水明细!!!明细显示:2011年6月12日当天在北京工商银行永安东里支行开卡,然后由周某的账户内转入150000元;2011年6月14日在北京工商银行桥南支行取款49000元,取款单上的签名是我母亲的一个朋友李某(女),我母亲联系李某询问这件事,李某表示从未进行过这笔取款;2011年6月17日在北京工商银行万寿路支行取款94000元和转账7000元到我母亲的另一个工商银行账户内,两张单据上的签名都是我母亲的名字,但我母亲可以看出是刻意模仿并非她本人签名的;转账到我母亲另一个工行账户内的7000元,也显示在转账后第二立刻就被取走了,取款单上的签名也是模仿我母亲的签名!之后这张银行卡就再没有任何交易记录,直到被注销。我母亲之后到翠微路派出所进行了报警,警察到工商银行相关网点进行查问,银行一口咬定都是我母亲办理的业务,开卡和取款94000元他们都进行了身份核实,公安局连周某都没有调查,就此结案,让我们去找法院。而工行自己也不愿意深究这中间的问题,因为不管怎么查,他们都是有责任的!之后我们向房山法院起诉了北京工商银行永安东里支行,认为他们存在储户身份识别错误,并对开卡单上的签名进行了笔迹鉴定,笔迹鉴定机构由房山法院报高院指定机构进行鉴定,鉴定结果显示,开卡单上的签名并不是我母亲亲笔签名!!!同时,关于这件事也存在很多疑点:首先,我母亲本人有多张工商银行卡,包括退休存折也是工行的,所以真的需要转账,根本无需办理新卡!而且我母亲的身份证也从未丢失或者给过周某使用过。其次,这张银行卡的卡号是以621226开头的,而经我查询,这种开头的卡代表的是芯片储蓄卡,而工商银行是在2012年才开始推行的这种储蓄芯片卡,之前都是以622202开头安全性较低的储蓄磁条卡,我本人在2013年王府井支行办理的工行卡依然是622202开头的,说明芯片卡的推行还经历了很长一个阶段,所以我母亲怎么可能在2011年房山的一个支行里办理到这种2012年才推行的芯片卡!最后,北京工商银行的所有单据左上角都会有一个数字编号,应该是为了方便银行查询单据时翻找的,所有的数字编号是工商银行所有的北京支行联网进行的业务顺序编号,编号按当日业务顺序编号,且每种业务一个顺序编号,比如开卡、取款、转账等都各有一个当天的顺序号;我与之前我自己的办卡单据的数字编号比较,发现在邻近的时间,这张单据上的编号居然比我的编号多出了一倍多的量!!!下午两点我的编号是三百多,而这张开卡单是下午三点就已经到了八百多,也就是接近的时间段,全北京办卡的数量是我办卡那天的两倍多!这应该是全天的办卡量了吧?!所以这张开卡单存在明显的后补可能!而工行把2011年相同月份的单据调出原始单据作为证据时我们惊讶的发现,我母亲同时期她自己办理的取款单据(工行提供作为佐证)和工行提供的关于这张银行卡的取款单据居然在纸质、单据的长短及印刷字体都有不同!工行居然说是因为在不同的支行的原因,同一个月里所有工行的单据难道不应该是北京工行总部印制分发到各个北京支行的吗?难道各家支行还要单独制作这些标准的单据吗?一个国有金融机构,为了推卸责任,把自己说的好像个小作坊一样,真是让人无语!很明显,这张621226的取款单据也存在明显的后补嫌疑!!!这几个发现简直让我们细思极恐!开始我们只是猜测是不是周某在2011年伪造了我母亲的身份证进行的这些操作,而现在,我们已经怀疑是工行内部有人协助周某进行了这些操作!而且在任意时间段都可以这么做!!!因为就是做一些系统数据和增加一些手工单据就可以出现这种情况!!!工商银行先是拿出一堆单据,包括开卡单、我母亲的身份证复印件、网上进行的身份证识别结果、取款单和转账单,说明他们不存在任何问题,而且认定这张卡就是属于我母亲名下的!同时他们还质疑高院指定鉴定机构的鉴定结果,先是提出要进行再次鉴定,后又改口称在2011年,是可以由别人代办银行卡的,所以他们不存在任何过失。法院据此驳回了我们的诉讼请求。房山法院的法官居然还当庭问我们:“这张卡有给你们造成损失?”这种完全没有水平的问题!周某已经拿着转账凭证来找我们了,就算一时还没有要这笔转账,难道突然莫名其妙蹦出一张你名下的卡,还有人往里转了钱又取走这种事发生,只要没有损失就不需要搞明白了吗?!那今天是15万的一张卡,明天是150万,后天是1500万,法院和公安局到底觉得多少钱才值得追究一下?!如果有人甚至是工行内部人员冒用我母亲的名字办卡洗钱,那是不是所有罪名还都要我母亲承担?!起诉工行存在身份识别失误被驳回之后,我们在律师的建议下,再次起诉工行借记卡纠纷。既然不管是不是我母亲本人办理的,他们都认定银行卡就是算我母亲的,那我们就起诉他们存款被人冒领,银行存在过失。银行自己内部规定,5万以上的取款是要凭身份证取款的,那94000的存款不是我母亲本人去取款的,是有人冒领,银行理应赔偿;而49000元虽然低于50000元,但是单据上签名不是我母亲的名字,他人用我母亲的存折取款,银行理应要求对方出具身份证明!这次国有银行的无耻彻底暴露,我们之前说不是我母亲办的卡时,他们拿出一堆证据言之凿凿说就是我母亲的卡,这次我们让他们赔偿损失了,他们又说我们之前不承认这张卡是我们办的,所以里面的钱也不属于我们!我问那这张卡里的钱应该属于谁?工行也无法说明具体属于谁,就说是属于某个人的,但就不是我母亲!工行还打出一堆我母亲的工行储蓄明细,说我母亲名下其他卡里没有过这么大额的金额交易,言下之意就是我们没资格要这笔钱!我当庭就质问了工行:你们只是作为一个金融服务机构,又不是公检法,有什么资格判断、决定储户名下卡里的存款属于谁?!他们以为自己是国有银行就把自己当上帝了吗?!要是他们可以随意决定储户名下卡里存款的归属,所有储户的钱是不是都要充公了?!再说之前是工行自己拿出一堆单据认定这张卡属于我母亲的,现在又随便改口说卡不属于我母亲了,简直无耻之极!!!但就是这样,房山法院居然再次驳回我们的诉讼请求,说我们证据不足以证明我母亲和工行存在这张卡的合同关系!这种两次前后矛盾的判决我们也是无语了!我们让工行承认自己存在办卡过失的时候,工行自己从头到尾认定我母亲就是这张卡的所有人,现在还说我们证据不足?!所有单据都在工行处保管,我们调取原始单据根本不给,只给复印件,做笔迹鉴定的时候都是鉴定机构去工行进行鉴定完原始单据就被收走的,公安局也根本不管,请问让我们去哪里找证据?!再说句不好听的,所有的单据工行是想怎么做就可以怎么做的,请问这样的证据有什么意义吗?!现在我们想要去二中院上诉,律师给我们的建议,你们可以试试,但是你们要明白一个道理:胳膊拧不过大腿的!!!他做了这么多年的律师,见过的太多了,很多事是没处讲理的!!!这种话从律师嘴里说出来,可见这个国家是多让人失望!这中间还发生了一件更夸张的事情,我母亲自己名下的另一张卡里的41000元也被取走了!!!在我们第一次起诉工行这张150000元的银行卡存在办理人身份核实失误的时候,工行拿出了这笔41000元的取款单作为证据,这张取款单上的签名也是我母亲的朋友李某,为了证明150000元那张卡里的49000元是李某签名的完全没有问题!这张41000元的存折一直放在家里,我母亲去银行查询的时候才发现属于自己的这笔钱也被取走了,工行以这笔钱低于50000元所以他们不需要核查身份证为由认为都是我母亲自己的责任!我母亲存折里的钱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没了!所以我现在明白一件事了,你在工行的存款,低于五万元的取款,他们自己随便做一张单子,你的钱就没有了,他们没有责任!他们的解释就是:因为五万以下的取款只要凭卡凭密码的啊!是啊,也可以是你们随便把钱划走,然后造张单子出来,然后说他们的卡安全性没问题,流程没问题,反正什么都没有问题!因为他们是国企,是上帝啊!而高于五万元的取款,其实也是一样的!他们自己做一张你签名的单子,再把你之前办卡的身份证复印件附一张,钱就算是你取的了,他们也没有责任的!注意哦,就算你证明了单子上的签名不是你本人的亲笔签名,也没用的!上帝说啦:我们只核对身份证是不是真实有效的!言外之意,张三李四王二麻子拿你的身份证银行卡是都能取钱的!上帝没责任!而且,上帝也可以取哦,只要系统里调一张你的身份证复印件就可以啦!!!所以,亲们!如果你工行里有存款,一定要没事多查查啊,没准哪天就不是你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