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能集团忻州公司纪检书记王俊生、泰山隆安公司(以下简称公司)董事长张虎(2009年7月至今先后担任矿董事长)、纪检书记张晓龙、时任销售科长(现任保德煤运经理)王海峰、地企协调科长赵茂全。王俊生长期庇护张虎、张晓龙、王海峰等人,每次查处都走过场,都在王俊生的直接参与下花钱了事,指挥张晓龙和王海峰采取偷换、篡改、虚拟以往会议纪要。张虎还为王俊生提供资金,找人助升任晋能副处级纪检书记(已是不公开秘密)。  一、张虎买通忻州市检察院和保德县检察院两级领导,致使公司党委的署名举报没有任何结论  2016年九月,公司党委向忻州市检察院署名检举,四人以支村名民补偿款名义侵吞未入账的价值3000多万元的17万吨煤款,至今无结论,张虎公开场合说向省纪检委书记郝某花费1000万已摆平此事  二、四人采取低拿高卖、数量作假、虚报人数等手段吞补偿款  见附件1  1、隆煤纪字[2014]34号文件决定:煤矿附近村民的补偿款用煤抵顶,成立以张晓龙为组长,王海峰为副组长,销售科、企管部、地企协调科、财务科为成员的领导组办理此事。决定本身就有漏洞,公司煤炭订价总比市场低三四十元/吨,不是市场不好卖不了而是没关系的根本买不上。就造成了煤炭低拿高卖的事实存在。  隆煤纪字[2014]46号文件(2014年11月6日)决定:以煤抵付,每吨煤150元,共需222512吨。当时市场煤价已是220元/吨,四人伙同以180元/吨的价格将煤炭卖出后对付村民现金,当地村民都清楚煤后变成现金的事实,当时还都夸奖张虎,仅此一项四人共得好处6675300元。  张虎事后安排办公室主任付东海私下篡改隆煤纪字[2014]46号文件(2014年11月6日),原先的150元/吨变成131.5元/吨,补偿煤数量变成253816吨,他们又多拉煤31304吨,共得5634720元。篡改纪要档案管理员冯秀瑾均知晓,查当时参会人员会议记录本,或问问参会人员就知道了。四人侵吞煤矿共计13310080元。  2、张晓龙利用分管地企协调科便利,指使赵茂全虚报村民补偿人数,六个村多报500多人,套取补偿款100多万元。查补偿人员名单与派出所核对一下就知道了  三、屡遭举报均有惊无险,每次走过场的查证后在忻州公司纪检王俊生直接指挥下采取偷换、篡改、虚拟以往诸多会议纪要  见附件2  张虎以虚拟的会议纪要为依据,任命他的大小舅子赵海红,查参会人员的记录就清楚,任命文件都是作假后补的、所依据会议时间和签发时间自相矛盾。2013年1月——2016年6月期间虚拟后补的大额资金会议纪要有许多(附件中有起止时间的两个纪要照片)。均有照片为证。  四、张虎从矿主华丽转身变为国企负责人  张虎原是山保德县腰庄乡代家沟煤矿承包人(煤矿原承包人是陈超,两年后山西大同的张虎兄弟入股参与经营站九成股份),曾发生与村民暴力事件,他用黑社会人员造成村民一人死亡,后买通县公安局定性为:打斗过程的意外死忙,赔偿死者家属9万元了事。  忻州煤运在2009年整合了含代家沟煤矿等4座煤矿,代家沟整合价款为13000万元。查省国土厅出具文件和律师全程尽职调查签署的整合协议就清楚。时任腰庄乡书记刘进财与张虎达成私下协议,同意张虎以现金和转账等形式共计支付400万元补偿款,股东陈超父子可以作证。事后刘进财会上与乡政府说他只能要回120万元补偿款。那12600万元又哪去了?  五、张虎伙同妻弟赵海中,公司材料均从其伙同他人在太原成立的公司购买(附件3)  矸石作为煤炭副产品大量资金处置,如今市场不好排污费用不降反升是何道理?2013年8月在无任何会议集体决定,无任何招投标手续下,擅自与“忻州市洁隆清洁服务有限公司”签署排放废物协议,规定:甲方支付给乙方每吨6.80元(含税)的矸石排放治理费用,有效期自2013年9月1日至2028年12月31日止。乙方实际是张虎二小舅子赵海中(公司职工)控制的公司,其他相邻兄弟煤矿均已每吨4.5元的价格中标排污费。按每年排干100万吨计算,到2016年集团公司过问此合同,费用共计2400万元。实际控制人赵海中和公司同时说此合同完成每年50万元就足够了。集团过问后张虎被迫完善了相关手续,但换汤不换药仍是给了二小舅子赵海中。试问哪有长达15年半的合同,哪有不管市场好坏始终一个价格的合同?  六、张虎利用职权,将3000多万元的单身公寓装修配套工程竟然敢未批复、未招标就擅自施工,实际施工一年后补充完善招投标手续  2013年未经任何批复、未招标,张虎擅自同意由毕慧峰实际控制的山西六建集团项目部进行施工。后在上级公司忻州煤运纪检委负责人直接指挥下虚拟了由闫东主持,张虎、张钢锯、张晓龙等部分公司班子成员(党委书记缺席)和山西六建的毕慧峰、刘广义、刘新民、高治文参加的合同会审会(2013年3月14日)会议纪要。相关合同直至2015年元月28日才签订完毕。  七、张虎虚报工程预算、挪用“双清”专项款等方式拿会回扣  张虎指使综采队在数次井下搬家倒面过程中,虚报工程预算,套取阀门、管路等材料费用,实际是重复利用了旧材料,但账上和出入库单均显示数次购买巨额相同材料。  为收取回扣擅自做主拆除未启用的蒸汽锅炉,又花费240万元购买规格相同厂家不一样的设备,200万元更换未到有效期的锅炉钢管,45万元更换尚能使用的锅炉阀门,真是个大硕鼠啊,一心向着钱看啊!!  2014年起市场差,两三年公司工资都不能按时发放,张虎却至省市、集团“双清”工作要求于不顾,为了满足个人贪欲挪用专款去给桑园派出所修办公楼。我们是企业有何义务去给公安部门谋福祉?凭啥未经矿工同意拿着我们的钱去修他人的办公楼?国家明令禁止停建楼堂馆舍的规定普通人都知道,你国企负责人还不如个普通百姓?  八、张虎肆意恒为违反组织原则,指使副书记张晓龙为他在天津工作的儿子办理入党手续  张虎的儿子在天津中海油工作,无任何公司工作经历,却在张晓龙的直接操作下占用公司指标,在公司党支部发展为党员。我们公司既不是扶贫点,也不是支教地区,怎能给毫不相干的人入党,煤矿上适龄青年许多均因指标太少而数年不能进步,你张虎怎能当成自己家一样肆意恒为?忻州煤销王俊生、隆安张虎、张晓龙、保德王海峰 真是好关系(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