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本地 > 政要 > >

article1()二宝意外来临,于是选择了离家最近的市妇幼建档建册,深圳市妇幼也是深圳最权威的妇产三甲医院。今天是因为血糖高调血糖的第13天,在这个妇产科九楼里,住着七八十个像我这样脱离自由全封闭管理的孕妇,走廊里左右两侧摆满了床位,因为只要糖耐不过高出0.01都会被收进来。空气不流通,带着些许污浊,每个人床下放个尿捅。排队领饭,排队测血糖,排队上厕所,排队散步,空间太窄了,散步时,大家都是摩肩接踵。不能出这个空间,门口有保安24小时看管,曾亲眼看到有个孕妈想到一楼买东西而被硬拽出电梯的全过程,我安分守己,小心翼翼的不去触碰。如果换套衣服,大家就认为还不如囚犯般的待遇,囚犯还可以放风。后来听说,这是医院的7月份的新规,把孕期糖尿病作为研究课题来研究,我们无疑成了小白鼠。在这里大家时刻都谈论着血糖值,严密的监测着自己是否该多吃一粒圣女果或是一口面包,是否能使酮体或酮体达成一种平衡。再比如我,夜间的地特胰岛素从4加到了30还是没什么效果,每餐吃到撑的打嗝,还是酮体不够,需要夜里加餐又怕早上空腹血糖高不得不改自己找点事来消耗能量,运动肯定是不行了,就只好躺在床上码字了。希望明天的各项指标达标,我算是被关的时间长的,整整十三天了。在没有自由的日子里,每天手被扎七次测血糖,4次胰岛素。我的数值是餐后餐前正常,空腹高